Project Description

快乐双彩中3个可有钱 www.ibmakq.com.cn 在成功舉辦了可持續農業在中國發展和自然教育&鄉村兒童樂園營建兩期分享會之后,第三期的分享會需要一個深入的階段性思考:目前傳統的鄉村旅游發展或者傳統的設計思路需要迭代以應對中國田園的未來發展。而橋中設計作為創新設計理念在中國設計界的推動者,總經理李欣宇女士希望她的分享能為每一位設計師或者有志于從事設計工作的人以啟發,更希望未來的鄉村文旅板塊及中國田園的發展藍圖能有創新設計的用武之地……


橋中設計-李欣宇:我雖然并不是設計師出身,但我所在的橋中設計卻是一家一直在做創新設計的公司。過去10年,我一直堅持在咨詢領域,起先做了多年的商業咨詢,后來2013年來到了橋中,誤打誤撞地進入了設計圈,開始接觸設計思維。在橋中設計四年的時間里,從公司的內部管理運營到外部的戰略實施規劃,我感受最深的是:每個人對于設計的感悟和理解都不一樣。


▲ D與d的概念值得每一位設計師深思

設計在英語里是Design,它包括工業設計、平面設計、包裝設計、景觀設計等等,而我目前在做的是希望可以推廣一個大寫的“D”的項目概念。我們做了很多的項目,發現有些項目因為前期在戰略層面缺少了深度思考,僅在公司老板的一念之間便灰飛煙滅。事實上,在我個人看來,是因為他們并沒有搞清楚為什么要做設計?;蛘咚嫡飪畈坊蚍窬烤故俏?,客戶真正的需求是什么。所以我覺得,設計應該是一個大寫的“D”的概念,它是系統的、戰略的、有組織的、更是全社會的,也應該是能夠被絕大多數人所接受的。而鄉見設計現在做的不僅僅是解決當地的景觀問題,更多的是改善旅游者和本土鄉村文化相結合的社會關系。如今的時代,給予設計師的挑戰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對我自己來說,我的工作本身就是一座橋梁,在我所接觸的那么多企業家當中,他們關注最多的便是如何讓我的產品變得有收益,最好是能有社會影響力。你會發現這些戰略性問題一般都會使用人類的左腦。同樣的,當我每天和設計師進行溝通時,會發現他們的思維通常比較發散,有時候更是不著邊際,那我們應該怎么做才能讓設計師的產品令客戶滿意,同時也讓客戶們意識到設計的價值。怎么樣把商業和設計進行有效地結合,就是現在橋中設計一直在做的。

其實不僅僅是商業的項目需要設計,我們還有成功設計平臺,而且每年還會騰出不少時間舉辦設計高峰論壇。我們設想的是通過這樣一個平臺將自己13年的設計經驗回饋于學界和教育界,讓設計師和更多的人受益。現在很多中國企業都想找國外設計師對項目進行規劃和改造,我也希望國內的企業能更容易地能和國外的設計師進行項目對接與合作。所以我現在的工作重心除了將本土實踐和創新設計相結合之外,還會設想許多新奇好玩的項目,讓每一個參與的人都能在“Have Fun”的過程中把項目設計出來。


▲ 中國設計的變遷史

回顧中國設計的發展簡史,你會發現過去的50年,中國的設計發生了巨大的變遷,從70年代的導入到80年代的抄襲,從90年代的跟隨到00年的本土化進程,隨著市場環境的變化和國人生活品質的提升,設計在用戶心目中的分量也越來越重,設計的創新驅動力開始慢慢走入企業的戰略層,受到了企業家的重視。

1. 設計1.0:以外觀為中心的時代

1.0階段,設計在整個國家戰略及企業戰略中的地位較低。一方面,設計師被很多人當成“美工”“,”造型師“,設計師通常解決的問題復雜程度低,大多是”小問題“;另一方面,用戶長期以來在被動的接受和使用設計師”拍腦袋“設計出的產品,因為缺少參與感,大眾對于設計的理解也處于非常表象的層面。此時的市場上充斥著大量”偽需求“的設計。

2. 設計2.0:以流程為中心的時代

很顯然,每一個成功的企業都希望能夠在有限的資源和時間內,讓第一個設計就是最優的設計,從而節省大量的迭代成本,并能夠把設計迅速推向市場。企業開始規劃自己的組織結構和設計流程來提高成功率。這樣以流程為中心的設計(Process-centered Design)時代,消費者的聲音開始被設計師聆聽和采納,設計師在企業中的地位也開始在組織中提高。這是設計師為人們設計的時代,他們設計的是產品和空間。

3. 設計3.0~設計4.0:以用戶和社會為中心的時代

在3.0時代,我們發現設計師設計的不再是單獨的個體,而是一整套的用戶體驗,需要設計師為客戶來營造品牌的文化。而現在鄉見設計所做的是設計4.0,處于的是“人人都是設計師“的時代,屬于創新設計的應用范疇。如今的設計,不僅僅針對一個商業組織,而是應用到了解決例如可持續發展、食品安全問題、城鄉一體化等社會問題。設計4.0比設計3.0需要做更多的引入典型用戶,更多的利益相關者參與,解決更為復雜的挑戰的同時,追求多方利益最大化。


▲ 設計1.0~4.0

有意思的是,設計的時代和互聯網時代有著很大的不同,互聯網在結束了自己應有的時代之后,便會逐漸邁向更新。而對于設計而言,整個市場上充斥著從1.0到4.0的產物。我們接觸的大部分客戶,目前仍舊停留在畫圖紙的階段。所以讓這些客戶轉變他們對于設計的看法,是我們設計師一直需要實踐的。


▲ 認知領域讓你感受未知

在各個不同時代,設計師對于自己的工作有著明顯的劃分:在1.0時代,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畫圖,屬于知道自己的已知(Known knowns),等到了2.0時代,設計師知道自己的未知(Known unknowns),就好比是旅游者來我的項目上進行游玩,設計師會知道他們想得到的究竟是什么。等到了3.0、4.0的時代,整個設計界都變得很混沌,設計師首先要挑戰的是“不知道自己的未知(Unknown unknowns)?!蹦俏頤怯Ω萌綰衛唇餼穌飧鑫侍??或者說創新設計究竟是什么?


▲ 橋中微糧倉創新模型

微創新糧倉模型就是設計思維的一個典型案例,它貫穿于整個創新的過程中。當我們進入設計思維時代之時,許多商業咨詢公司像麥肯錫、埃森哲都成立了設計思維中心,用設計思維幫助企業解決挑戰。而像IBM、保潔、西門子這樣的大型公司也開始將設計思維視為企業的未來戰略。舉個簡單的例子,在一個刮著暴風雨的寒冷冬天,兩個人在森林里迷路,接著相互走散。幾小時后,寒冷侵襲…你會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


▲ 傳統思維者對于寒冷侵襲的反應

對于傳統思維者而言,他們覺得在那樣的環境下,冷了就要生火?找火柴?找樹棍兒?最后完成生火,這是十分單一的思維。而對于擁有設計思維的人來說,他們的目標就會變得比較寬泛,這個目標不是單純的“生火”,而是“取暖”。為了達成取暖的目的,他可以去尋找打火機,熱水袋,或者是叢林中的小木屋,或者沒準途中遇到美女迷路,可以相互鼓勵,得到溫暖。


▲ 設計思維者對于寒冷侵襲的反應

所以對于他們而言,最后達成取暖目的的結果可以是多種多樣的。所以說傳統思維者,他們都是以“補丁式”的基于現狀考慮問題,尋找解決問題的答案,而且答案是唯一的。是否適合現代的環境,有待我們進一步去斟酌。而對于設計思維而言,他們通過用戶需求出發尋找問題的解決方案,在取暖的過程中,有不同的方法來實現。所以設計思維是具有包容性的,也是開放性的。

從1969年,卡內基梅隴大學的Herbet Simon教授提出設計思維的概念開始,到2005年斯坦福大學創立D School,設計師的地位不斷地增強,“設計思維”也從默默無聞發展到如今每個人都能成為設計師??梢運?,“設計思維是以人為本的,利用設計師的敏感性以及設計方法,在滿足技術可實現性和商業可行性的前提下,滿足人的需求的設計精神與方法?!?所以,創新不再是無謂的,不著邊際的;它可以在技術和運營層面進行普及;它也可以是經過系統性思考得出的結論,是需求性、延續性和可行性三者結合之后的產物。

設計思維在中國田園的發展又是怎么樣的?

我覺得作為一名管理者,在看待鄉村文旅改造或者說在看待城鄉結合的問題上,會發現很多的問題。比如我們的村民目前仍然停留在自給自足的階段,他們不知道如何將自己生產出來的產品賣給更多的人,而旅游者又非常希望可以從農民的手中買到健康環保的綠色食品。這中間就很容易出現信息的不對稱,解決這兩方的問題就會變得尤為棘手。另外一個問題便是當村中的壯勞力都去城市里打工之后,留守在村中的兒童和空穴老人無法將一些傳統的手工藝或者是具有當地文化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下來,造成了特色文化的遺失。另外一個問題便是,村民和村干部之間關于國家土地政策和稅收改革等問題上理解的不同……這些問題我們應該如何來解決?就我個人而言,設計師在對待這些問題上,不僅僅需要考慮的是商業回報,還需要得到的是社會的認可,還需要考量當游客蒞臨我們的項目時,他們切身的體會究竟是什么樣的。當他們游玩結束之后,是不是會將自己的體驗傳達給更多的消費者。另外的,設計師在項目的管理經營策略上,最好能為當地人帶來穩定的收入,比如在展示當地文化的同時,推廣特色農副產品。這些問題和解決辦法是必須在我們設計項目之初就需要考慮清楚的。

創新設計在中國田園的發展可以歸納為

我們需要有系統化的思考

作為設計師,我們為客戶、村民、村干部、游客提供的究竟是什么?作為一級、二級的利益相關者,我們的設計能為他們帶來什么體驗?在我看來,我們的設計能為這些人帶來的已經不僅僅是空間,不僅僅是民宿。除了物理空間,我們可以通過互聯網的手段去打造數字化的交互式體驗;我們可以制造不同的場景,針對不同的服務進行設計,讓每一個來到項目上體驗的人都感覺到,他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當我們通過不同的緯度,為這些利益相關者帶來互動和參與,設計的價值就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體現。所以系統化思考引發的是:空間手法+技術手段+服務設計,三者的共存體系。

以用戶價值驅動的全流程觸點設計

我們不僅僅是設計鄉村的表皮,要思考人的真實需求,設計他們的體驗。通過對于我們典型用戶的分析,知道他們的訴求究竟是什么,知道項目究竟是為誰而設之后,我們打造出來的體驗并不是讓游客到了之后,才會對我們的項目有所了解。在參觀游玩前,游客們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對當地有一個直觀的認識。當他們在游玩的過程中,我們會設置很多觸點,比如餐廳、度假村的建筑風格、特色活動等等。當他們離開時,他們又會和自己的朋友怎么樣來分享自己的體驗,這就是用戶體驗藍圖。當設計師在設計一個復雜的項目過程中,其實你也是一位導演,在這個過程中你會去設想,什么時候給你的觀眾達到感官上的刺激,刺激太多,觀眾會覺得很累,沒有刺激,會給人平淡的印象。我覺得好的設計就是能讓人們在體驗的過程中能留下幾個好的印象。給我印象最深的是:當我漫步在西遞的豬欄酒吧時,常?;峋醯瞇磯嗟南附諍蓯薔?。用普通的腌菜壇作為花瓶插入蘆葦和桂花;用手織靛藍土布做桌布;從村民家花三五十塊錢收來80年代的舊沙發,再到鎮上找裁縫按她的設計改造沙發;從舊貨市場淘來民國時期的舊臺燈……“我覺得他們在?;さ鋇匚幕耐?,也在宣傳一種當地的文化方式,并賦予了設計和詩意,運用到了他們每天的生活中。

協同共創

簡單來說就是,在項目內部形成討論,集思廣益,共同創新,尋找項目的機會點。你可以不懂設計,但是通過共創,你會明白設計的內在價值。

在共創的大背景下,我們的觀點不再是對與錯,而是這有可能引發什么?你的下一站是什么?我的下一個空間或者說我的下一個產品會是什么樣的。當我們進入全腦思維的時代,需要用全腦來進行思考,同時解決問題;要有場景化定義問題的能力;要具備同理心;要有視覺化的表達手法和快速構建和迭代的能力。當未來“公司”一詞不再存在時,所有的組織應該是“平臺+個人”的模式,而不是“公司+雇員”的概念?;蛘咚?,我們每一個組織中有不同分工的小團隊,他們有的是具有企業家精神的團隊,他們動態流暢、自我驅動,他們多專多能,多元精干;他們不懼失敗,勇于嘗試;當然我們還需要的是具有扁平化管理能力,靈活敏捷的團隊。希望我的分享能給大家一些啟發,當設計從1.0至4.0發展的過程中,我們應該嘗試著去設計一些更大的問題,去解決社會和文化的問題,怎么樣把我們的想法傳播給更多的人。最后借用劉強東的一句話,我看到后很有共鳴:

我們這一代人,很多都是農村出來的,急于大刀闊斧地改變家鄉的面貌。但是居高臨下的反哺,情懷悠遠的鄉愁,一廂情愿的改造,恐怕都解決不了問題。而對長期被市場忽視的“凍土”,需要我們真正付下身去做細致入微的探察,以感同身受得的責任感,去做耐心的基礎商業建設。

鄉見設計-徐心怡:感謝欣宇精彩的分享!作為一名設計師,我工作了14年,做過市政項目也做過商業地產,當我一路走來,從高端地產到市政項目再到現在的田園綜合體開發,我覺得這是設計師的成長過程,也是所有中國人思維變遷的過程。在設計1.0時代,我們設計師僅僅關注一個點,到2.0時代,關注的是和政府合作的市政項目,我們想得最多的是這座城市開發的需求究竟是什么。等到了3.0或者4.0時代,我們設計師的工作不是簡單的為鄉村“涂脂抹粉”,隨著項目的不斷開發和深入,你會發現作為設計師自己的工作從未如此偉大。因為我們在重塑一個鄉村的生活環境,為了實現鄉村生活的復興,我們不僅僅是用設計來改變鄉村,也不是簡單地將商業植入鄉村,而是要形成一套完整的社會價值觀,或者說重新梳理鄉村的金融體系,以此作為基礎,各個領域協同發展。中國鄉村的發展離不開政府的大力支持,需要我們大家帶著設計的思維去思考并解決問題。三年前,我們團隊的設計師用美感和情懷建設了田園東方;三年后,當我們通過運營并和其他項目進行對比之后發現,整個項目需要做一個迭代。需要找到田園東方的特色和定位、來游玩的客戶的需求是什么、體驗是什么。當項目進行整體改造時,我們需要將有限的資金營造出令客戶滿意的效果,比如在度假村的餐廳應該通過怎么樣的構造模式來進行盈利,我們的設計師就需要計算翻臺率,計算成本,計算客流量等等。

如果我們的設計師不去設想這些問題,想完成二期改造的項目也許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是當設計師擁有了創新的思維和想法之后,他們設計出來的業態就能有一個新鮮度以及可持續發展的效果。我覺得,現在的設計師不應該是甲方要求你做什么你就去完成他們的任務就可以了。我需要我們的設計師是具有甲方思維的乙方,其實就是希望他們是有設計思維的,是能和甲方形成統一畫面的。在鄉村問題的改造上,它的思維和開發方式和商業地產是一樣的,它的區別在于內容和設置的板塊和商業地產是不同的,核心的內容仍然還是設計的創新。所以我覺得創新和中國鄉村的發展是能很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我們作為有社會責任感的設計師,在保證自我提升的同時,將創新的思維融入其中,那我們鄉村事業的復興就指日可待了!

嘉賓發言:

上易規劃建筑設計事務所-欒建華:我覺得設計從1.0發展到4.0,除了一直在求變,還有便是守恒。我們尋找的是設計的規律性和穩定性,所以我覺得設計師的工作其實就是求變與守恒的結合。那么守恒究竟是什么?我覺得應該就是管理承載力。它包括三個方面,時間的緯度、資金鏈的構成以及內容和規則的制定。這和之前欣宇提到的共創平臺有著緊密的聯系,讓擁有不同價值觀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信任和默契,也是尋找價值利益點的平衡。

李欣宇:沒錯,您提到的共創的過程實際上也是形成價值觀統一的過程,實際上這也是創新設計的難點。我們的設計高峰論壇,在創立初期遭到了很多客戶的排斥。他們覺得設計師設計的產品沒有共創的意義,反對聲不絕于耳。另外,每個參與討論的部門或者說相關組織都會有“我只要完成我的既定目標”這樣的想法。這就很容易讓創新出現斷層,一旦創新斷層那么你的產品也很容易斷層。你會看到市場上消費者對于你們的產品體驗出現了斷層,在公司內部你會看到從上到下,每一個部門之間的協調出現了斷層。我們在討論中鼓勵每一個成員都要展現出自己的企業家精神,當所有參與我們論壇的人經過思維的共創之后,他們的固定思維會潛移默化地發生轉變,甚至會顛覆他們之前的工作方式。

東聯設計-薛松:我覺得現在的創新項目絕大部分都屬于多元化的目標創新。當客戶給我們一個很明確的課題時,我們設計師是比較容易完成的。但實際上,能令客戶滿意或者說能與客戶在某種層面上形成價值觀的統一的,才是你作為一名設計師真正應該達到的目標。我們雖然解決不了目前農村存在的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我們能做的就是讓城市里的人來到農村,讓他們的消費帶動農村經濟的多元化發展。

橋中設計-夏沖:之前欣宇所說的創新設計,實際上就是頂層設計,是一個系統型的設計模式,由內而外,由大到小。當設計從1.0發展至4.0時,我覺得這也是人與人之間關系的一種遞進。鄉村的改造和設計是一種文化,我們怎么樣才能幫助城市里的人回到鄉村,怎么幫助村里的人進行更好地發展,如何來洞察人們真正的需求。讓需求成為一種導向進行深入的思考,最后才做設計,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不同區域有著不同區域的訴求,我很想知道在東北他們的農村建設是什么樣的,當我們追根溯源的同時也是尋找人類最基本訴求的過程。當我們各個層級的利益相關者,在互相協同的作用下,推動整個社會和鄉村發展的時候,我感覺這不僅僅是商業的運作,這更是社會概念的一種文化與傳承,也是設計4.0的最佳體現。

恒有泰投資管理-田彥博:我覺得今天大家的分享讓我深受啟發。早年間,當蘋果電腦還無人問津時,喬布斯就始終堅持自己的設計,力排眾議,因為他覺得只有用戶的體驗最能體現品牌的價值。如今,當我們身邊許多人都在使用蘋果手機時,我覺得這就是很大的成功!所以設計在我看來,它擁有的是上帝一般的視角,是只有設計師才能從事的一個行業,通過創新設計,我們可以把各個行業的優勢結合起來。我一直都對鄉村的建設有著濃厚的興趣,我的父親和先生也都從事建筑行業。之前我和先生去云南的時候,看到當地農民自家種植的生姜滯銷了,然后我想了很多辦法推銷生姜,包括微信、微店、淘寶等線上銷售平臺,最后幫助這個農民賣掉了9噸生姜。因為這個契機,我先生自己開設了一個叫“村里有人”的平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案例,讓我們通過商業和設計思維去幫助村里的人。從金融投資的角度來看,用設計改變鄉村真的是切實可行的。

鄉見設計:我們現在和田園東方的項目進行合作,當地政府同時也找我做農產品、文創項目的開發和設計,在資金有限的前提下,我覺得還是比較為難的。希望能有政府、公益組織和我們一起做這件事情,并且讓公益組織來引導政府進行產品的革新。我們需要有實力的企業去到鄉村,讓他們意識到鄉村文旅的發展是需要和設計、金融等各個方面一起整合運營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相信只有一點點的努力,你所做的這些才會符合鄉村大發展的趨勢。


旅游情報-吳有蓓:我是做媒體的,現在也轉型開始發展美麗鄉村的旅游業務。我們在無錫陽山和上海的安亭都有自己的文旅項目,我們碰到的一個很切實的問題就是:當品牌看中了我們項目,進行商業投資之后,他們如何來實現盈利?當我看到很多人都去到鄉村開始旅游時,那我應該如何吸引商家去鄉村投資呢?

鄉見設計:青年創業的方式對我們鄉村文旅建設是非常合適的。我們并不需要特別成熟的商家進駐鄉村,恰恰相反,當我們看到網上許多民宿被炒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其實這些民宿并不是大牌。相反的,只要你的民宿在設計和體驗的過程中是現代人喜歡的,即使你的品牌背書為零,大家也都是愿意去游玩的。既然民宿有自己的品牌,有自己的個性,那么通過招商進駐園區的文創品牌也一定要有自己的個性,或者說要有自己的設計思維。


微笑草帽農聯商學院-戎華:鄉村文旅的改造需要以商業為先,同時還需要以人為本。要有一套明確的商業機制把各個村的村民聯合起來,同時我們還應該與有經濟實力的農業組織進行合作,讓他們來啟發村民、帶動村民。
鄉見設計-唐敏:我之前參加了橋中設計的“田園創客”的活動,學會了用設計思維的方法去分析問題、總結問題、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不單單是從設計的角度,把想法付諸于實踐,解決環境和空間問題。當你在整個設計的大碰撞中,和大家進行討論,將設計和運營融合在一起,你會發現有很多途徑能讓你的項目付諸于現實。通過那次活動,你也會看到不同的人對于同一問題的看法和想法,這不僅開拓了我的視野,這些發散的內容和想法在未來其實都可以變成現實,對于設計師自身的提升也是有很大意義的。
李欣宇:的確現在的設計師都有自己的情懷,著力打造完美的用戶體驗。但是一個設計公司不能完全都是設計師,需要有其他專業的人才來進行思維的開拓和創新。設計師有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但是他們最終的成品需要有商業和社會的價值。那么田園東方目前的發展情況是什么樣的?對于創新設計思維在中國田園發展的運用有沒有值得參考和借鑒的?

鄉見設計:田園東方目前在做的包括無錫項目示范區的提升以及北區6000畝的二期工程,還有天津薊縣7000多畝和成都仙女山7000多畝的項目。根據市場和實踐的經驗,我們鄉見設計也在調整和設計相關的思路、產品的策劃和方向,包括各個板塊和業態之間的商業邏輯等等。但是過去的幾年成功經驗告訴我們,真正要做好這個業態,我們需要植入當地的文化,這不是簡單的鄉土文化,而是具有哲學思想,最好是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相關的文化,這樣才能讓田園東方的品牌更經得起市場的推敲,走得更遠。而對于鄉見設計來說,田園東方是我們在做的一個很大的板塊,豐富了我們關于和政府合作的經驗,同時在我們與非政府組織的合作中汲取更多的經驗補充到田園東方未來更多的項目中。

鄉見設計:今天非常高興與大家在創新設計和中國田園未來發展上有一個深入的交流與探索。我們相信無論是商業、管理還是文化方面的建設,都是目前鄉村未來發展需要考慮和研究的,那么中國鄉村復興的時代才能真正到來。通過分享會的交流,希望可以為彼此之間能夠給對方一些靈感觸發,未來各個行業也會有合作研究的可能性,我們會定期組織一些小型沙龍來探討中國田園未來的發展趨勢,這里非常誠摯的邀請您的參與!

更多現場精彩照片


分享會后的意猶未盡
以上內容略有刪減
再次感謝嘉賓們關于中國田園未來發展現狀的探討
更多詳細內容,盡請關注鄉見設計官方微信

本期分享會參與人員

橋中設計-李欣宇 夏沖
東聯設計-薛松
微笑草帽鄉村發展集團-戎華
旅游情報-吳有蓓
恒有泰投資管理-田彥博
上易規劃建筑設計事務所-欒耀華